英国留学 天职国际

导读:英首相离开重症监护室,俄罗斯军演,天职国际,英国留学,大楼。#04用,如果你生活在一个消费水平不高的小城市中,父母的收入完全能够让你在家里蹲的情况下,过上滋润的小康生活,你会选择出去打工上班,还是呆在家里啃老?可能大部分

英国留学
离不开一处温馨舒适的住所。
因为女儿春海不愿意上学,绫子觉得是自家的风水出了问题,便决定重新将家装修一番,并暂时回到娘家借住。
于是一家五口,开启了令人啼笑皆非的同居生活。
他们住在一个独栋的红砖房中,内部是典型的日式装修。


一进门,一条长长的走廊分割了入户落尘区、客厅与厨房。
四周墙壁没有按照传统方式全部刷白,而是选择通铺木板,通过两侧半透明的推拉门解决采光问题。
虽然不算明亮,但夜里打开暖黄的射灯后,温馨又治愈。


厨房的面积不大,只在窗前做了一个I字型橱柜,结合传统的日式炉灶和收纳架,满足日常使用需求。


中间位置摆放了一张尺寸较小的餐桌,兼具中岛功能,虽然不能储物,却可以当做操作台。
坐在这儿煮一杯咖啡,或是简单的吃一顿饭,都很方便。
桌子右侧与进门的位置,均有大小不同的收纳柜,完全满足日常储物需求,整个空间几乎没有大型柜体,虽然布置得满满当当,但视觉上看起来丝毫不显压抑。


客厅就是传统的和室,面积不算大,但看上去却特别通透,主要得益于灵活的家具摆放方式,以及通透的拉门。


与过道、小休闲室以及室外相连的地方,均安装透明玻璃推拉门,平日里敞开着,阳光可以畅通无阻地穿梭在每一个角落。


收纳小件杂物的柜子,通通放置在墙角,人的视线不会受到丝毫阻隔。


天气暖和的时候,在一整块榻榻米上摆放着实木方桌,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、聊天,都倍感温馨。


天气冷了以后,就把方桌撤掉换成被炉,再铺上一块厚实的褥子,白天躺在这里晒太阳,舒适又惬意。


阿满的卧室布置也非常简单,不但没有传统的大型储物柜,就连床体都用收纳用的纸箱子代替了。


侄女春海暂住的房间,铺设了一大块印花地毯,搭配白色的纱帘,显得整洁又温暖。


所有储物用的柜体,都摆放在房间一侧,留出了足够宽敞的活动空间。


居住环境隐藏着每个人真实的性格,这话说的一点没错。
而生活在这样一处居所里的一家人,又都是什么样的呢?
#03
平凡又颓丧的一家五口,
却都在闪闪发光。
姐姐绫子是一个做事雷厉风行的女强人,性格强势,家里的大事小事都会依照自己的喜好来判断。
她早已看不惯阿满懒散颓废的状态,和妈妈溺爱纵容的行为,想借着同住的机会,让弟弟回归到正常生活。


可她自己的小家本身也问题不断。
丈夫光司原本是一支小有名气的乐队中的贝斯手,最初遇到绫子和春海的时候,常常跟春海一起写歌唱歌,日子过得非常快活。
后来乐队解散了,他便把音乐梦想深埋在心底,为了生计去企业上班。


生活没了兴趣,过去收藏的无数把吉他又被全部卖出(偷藏了一把),原本性格就软弱的他每天以绫子马首是瞻,却遭到了春海的嫌弃,父女之间的关系不复从前。


女儿春海正值青春期,既看不上如今的继父,又不想去上学,整日戴着耳机在家里听歌,拒绝与父母的任何沟通。
而且她暗恋的同桌,还被关系最好的闺蜜给抢走了。


可就是这样失败得整整齐齐的一家人,却让每个观众都感受到了温暖与活力。
整日呆在家里的“废柴宅男”阿满,自己目前一事无成,却特别擅长对别人的事情侃侃而谈,还总能用自己的“歪理”说服别人。


叛逆期的侄女春海,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突然不想上学,成为一家人最大的困扰。
而在这个家里,能说动她的却是阿满,虽说废柴,却有着无比细腻与包容的心思,通过和大家一起吃自己并不喜欢的寿喜锅,就能说出一大串“教育”侄女儿的话,让她重返校园。


后来,他还不断的鼓励姐夫离开职场,重新找回自己的音乐梦想。
再次辞职后的光司,和阿满一起穿着灰色的卫衣宅在家里,还共同写了一首名叫做《家里蹲兄弟》的歌,充满废柴气息,心酸又好笑。


渐渐的,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有着各自伤疤的五个人,竟被阿满的“歪理邪说”疗愈了。
在一言一语的往来交锋中,每个人的真实想法和自我都表达了出来,被彼此看见且认可。


就像美国作家理查德·巴赫说的:让你和家人真正连接起来的纽带不是血缘,而是尊重并欣赏彼此的人生。
绫子知晓丈夫对贝斯的迷恋后,去了三年都没去过的乐器店,取回了丈夫的贝斯。


春海重新回到学校,也学会了与家人表达自己的想法,还将失恋的过程勇敢地跟家人说了出来,让大家一起帮忙解决自己青春期的烦恼。


阿满最后也听从了别人的劝告:在找不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之前,可以先做自己不讨厌的事情。要先动起来,不然永远也发现不了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。
在姐姐一家离开后,他决定去面试朋友接受的工作,脱下邋遢的灰色卫衣,换上笔挺的新西装,在亲人的加油声中,挺直脊背走向办公天职国际第九集话中,绫子和阿满回忆了一段小时候的故事。
初中时的绫子为了骗过爸爸和男孩子去看电影,把阿满一起带出门,于是阿满和朋友打了一下午棒球,等姐姐约会结束。
回家路上,绫子向阿满反复灌输电影剧情,还逼他学做主角的动作,结果他俩都想不起来到底看的是啥了。
旁边的春海在一旁吐槽道:用手机一查不就知道了?
于是就有了下面这段意味深长的对话:


你看,迷路过程中的种种惊喜邂逅,散步时那般“不赶时间”的心情,同样是人生中的难得一味。
找一个自己的秘密基地
Bar Clutch是整部剧中,除了家和咖啡馆外,出镜最多的取景地,在姐姐一家搬来之前,阿满就常常跑到这里喝酒,诉说自己逃避上班的心情。
姐姐一家搬来后,他也带着姐夫和侄女来过这儿,一边喝酒一边敞开心扉聊天。
这家店就像一处与同主人公们一起成为大人的秘密基地,有好喝的酒、无话不谈的同龄朋友、还能提供暂住一宿的睡袋。
用一句歌词来形容就是:它知道你所有丢脸的事情,还为你的美好形象保密。


用仪式感给忙碌生活,按下暂停键
第九集中,绫子一家准备搬回装修完成的家,阿满搬出了奥运会这种风马牛不相及的类比,来衬托用寿喜烧作临别晚餐的必要性,但这该死的仪式感,还真说服了除姐姐之外的家人们。
一家五口的同居生活,以寿喜烧为开始,也以寿喜烧结束,他们甚至约定,同奥运会一样,每隔四年,一家人至少要齐英首相离开重症监护室四件小事,
提升生活幸福感。
在笔者看来,《我的事说来话长》这部剧,虽然讲述的是颓废宅男的日常,但它更像是一种对提升生活幸福感、让自己活得得更加精彩的探讨。


打开收音机,听听别人的烦恼
春海是个典型的叛逆期女孩,因为喜欢听电台节目,就想成为一名电台主持人,甚至一度想要放弃高考。
在失恋又不想和家人沟通的日子里,她最常做的事儿,就是关上门戴着耳机,听电台主持人讲述其他听众的烦恼。
自己偶尔也会投稿,向陌生人询问一些平时开不了口的感情问题,收音机就像是她向外面的世界试探与延伸的天线,一边找出口,一边等回应。
如果你的生活中也有大大小小的烦恼,不如像春海一样,找到一个释放的端口,难以启齿的事情向陌生人讲述,既不会觉得尴尬,又能让自己轻松。


不开心时,就放下导航和手机走出家门吧
俄罗斯军演

如果你生活在一个消费水平不高的小城市中,父母的收入完全能够让你在家里蹲的情况下,过上滋润的小康生活,你会选择出去打工上班,还是呆在家里啃老?
可能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前者,毕竟在成家立业的年纪,还要靠父母养活,是一件令人感到羞耻又难以启齿的事情。
不过,有这样一个31岁的男生,他家里蹲7年之久,永远顶着凌乱的头发、憔悴的脸和浓重的黑眼圈,又颓又丧。


他叫岸边满,是日剧《我的事说来话长》中的男主角。
这是一部典型的日系生活剧,讲述了三十一岁、单身、无业、靠母亲养活、特别擅长强词夺理的家里蹲男主人公岸边满,与因为房屋重建而回家暂住的姐姐一家,共同生活的故事。
没有开挂的人生、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,却治愈了所有人。


#01
31岁宅男家里蹲6年,
过着废柴又温馨的啃老生活。
宁静而晴朗的下午,一家名叫北极星的咖啡馆中,老板娘房枝一边整理着杯子,一边兴致勃勃地和吧台前的客人聊着天。


还没聊多长时间,话题就被忽然闯进镜头的儿子打断了。
原来,他是想让房枝帮他换一些硬币。


他就是男主岸边满,一个已经过了而立之年,却依然赋闲在家、伸手向妈妈要钱的家里蹲。
其实阿满曾经也是个有着一腔热血的年轻人,大学毕业后曾游历世界,并找到了自己人生的目标——不继承家业,单独开一间更为纯粹的咖啡馆。
但后来,他的咖啡馆却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,从此以后他便一蹶不振,开始了啃老的人生,当初的热情也被慢慢消磨殆尽,只剩下了好手艺。
每天打游戏到凌晨五点,然后为早起的妈妈冲一杯咖啡,再上楼睡觉,下午才起床。
醒来后也不起身去洗漱,而是躺在床上听电台的广播节目。


平日里的花销,主要靠帮妈妈做杂事获取些零花钱,偶尔也打打零工,但始终都没能找一份长久干下去的工作。
说实话,大部分父母,都无法忍受年轻的孩子,整日无所事事地呆在家里。
但房枝面对又颓又丧的儿子,却没有多加指责。
因为她在年轻的时候就失去了丈夫,女儿绫子不在身边,只有阿满支撑着她走过了那段最伤痛的时光。


所以她对阿满特别依赖,享受着儿子每天都能呆在身边的生活,并默默纵容着他在家啃老的行为。
即使他几乎什么都不做,只在每天早上五点钟,为她准备一杯手冲咖啡,都能感到无比幸福。


而这样顺畅又温馨的生活,却被姐姐绫子一家搬回来居住打破了。
#02
热气腾腾的生活英国留学大楼。


#04
天职国际31岁男生家里蹲6年啃老 家有豪宅却用纸箱当床睡

导读:英首相离开重症监护室,俄罗斯军演,天职国际,英国留学,大楼。#04用,如果你生活在一个消费水平不高的小城市中,父母的收入完全能够让你在家里蹲的情况下,过上滋润的小康生活,你会选择出去打工上班,还是呆在家里啃老?可能大部分

评论